原谅我三国红尘颠倒

  原谅我三国红尘颠倒

  我的三国梦与路—罗刹猛的出路

  本文不讨论关于罗刹猛对今后游戏发展的人气影响

  就快五年了,在福建区整整玩了五年了,弹指一挥间/

  想三国婆娑,全无着落

  看万般红紫,过眼成灰

  我在福建区的三国的国度里闯荡,我在千万人群里,在三国的国度里邂逅自己的、兄弟、朋友、甚至“敌人”!,其实这些可以说的上是的缘分,更多的时候 ,我们只是在不断的彼此错过,错过扬花飘风的春,又错过枫叶瑟嗦的秋,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三国似乎已接近落暮... ...

  有些人天生就是你的敌人,有些人出生就是朋友,

  生来不是益鸟,只会发出刺耳的叫声。满世红紫娇艳,我只愿在角落里冷冷的翻着白眼,沧浪水清,可为碧波渔夫,沧浪水浊,扁舟漂浮于湖……

  现实如此,游戏亦如此…………

  当有那么一天,三国离去了,相遇与分离,选择与后悔,只不过是上帝在云端眨了一眨眼睛!!!

  瞬间的选择, 激情与狂热往往是人类最明显的特征。

  几年前读了茨威格为伊拉斯做的传记,非常喜欢里面的一句话,说伊拉斯一生只会反对一件事:狂热。

  几年来在三国的国度里我玩过几个职业,都玩的不是很好,也不高级,大多数时候都为之自卑,不要嘲笑我,(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位嘲弄之神摩摩斯,我经常想到他是中国的传人,不会歌颂与赞美,只能是个嘲笑者,说起摩摩斯 我就想到我在八路团时的一个朋友叫狱魔的,团里的人都叫他小默默。尤其是无敌枭雄!关于默默和八路那些事儿下面我会详细诉说)!

  我偶尔还会沾沾自喜下,现在我明白一些事儿,就是在三国里 没有梦想是现实不来了的,只有钱不够,我明白奇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23的武器点了二十多把)估计成功对于别人来说不算奇迹,但是对我来说那算奇迹了!但我会继续努力 不会让梦想死在自己怀里,那就看有没有我上面说的激情与狂热。

  当一个人疯狂的追求的某种东西的时候 是很可怕的 也是可悲的。当然我也知道人多数死在于贪婪,在我心中,仍然以为它是当代生活的核心。在这个金钱搭建的世界里面,我们是否甘心做一枚三国币?

  离去的兄弟姐妹,一路走好!!

  留下来的兄弟姐妹,愿大家彼此珍爱!!

  东哥~

  幻之国

  — 神鹰一号

  ——用我挽留的双手,也抓不住你远去的影子!

  伴三国OnLine福建区开区时,,在“福建一筐天下”里随便建了个号叫:乱战夜月,猛将,呵呵!反猛,好不容易练到50级左右,不敢去国战,安心在秃龙洞练级 蜀国的疆土一直蔓延到洛阳门口,国战结束,几乎没有 魏国的城了,几次国战后,我内心深处却萌发了一股激情:我要加入一个属于魏的军团投入战斗,至少在魏国最困难的时候我能贡献点力量!!!

  正当我踌躇满志、做白日梦的时候,蜀国的大饼和步兵163打的火热,魏国在那会儿实力是最弱的,在无意之中,我进入了一个陌生的军团 幻之国。

  团长是一个叫奕奕的军师,为人不错。那会儿经常去南蛮杀南蛮王,至今都无法忘怀。还有一个叫小朵的,小朵是小号,大号不在这团里,后来跟我熟了以后自己把大号搞过来,大号叫东哥,体统豪,那会儿是巨神兵时代,为人洒脱,大方。经常跟他一起去杀王玩,由于我是反猛他杀王的时候总叫我,估计是我好清兵哈!

  2010年由于武器出了25上限东哥的武器全部失败,考虑到士兵威力势必减弱,伤心的离开了。同时离开的还有神鹰一号。

  叫神鹰一号的,开始有人叫他一号我跟东哥叫他老鹰,后来团里的人也就这么叫,他号很多几个都不错,东哥经常调戏他说:“老鹰你号挺多的 都不错,就是没一个牛的”哈哈,估计是个人原因,PS,另外还有福建军师、天栈云飞扬等等的………….在之后的攻城国战中有失落也有成功的滋味。慢慢的东哥打造了一个相对牛的体统豪,老鹰打造了极品的军师。.经过本人认真思考还有一个阳光盐城的,是第一次合区后认识的一个家伙,记得和他天天杀CC分钱呢,那会儿掉宝双值得一票的,还有一起杀罗马王,他还跟我说:“以后我们一起杀王出的东西我负责卖。”一看就知道有做商人的前途了,他这样说我们也这样玩了,但是出的东西估计没卖几个钱儿。后来他国战也不参加了,杀王没东西后,也不杀王了,专心做了商人!现在阳光是福建区有名的商人了。

  离开幻之国 我跟东哥和老鹰哥三 一起玩,正所谓三过臭皮匠等于一个诸葛亮。在我们哥三的密谋下组建一个军团叫鹰团的,我们那会儿主要配合八路团163 他们一起和 大饼对抗的。慢慢的迎来福建区的合区。也是叫福建的后面忘了叫啥。合区太多了,几年合了估计有五六次。有些记忆都不是很深刻了,人们通常第一次的东西会记得尤为深刻,我也如此。

  不知道啥时候跟馒头合区,也不知道啥时候跟猫天王合了区,本来想记叙一下的但是本人记忆力有限 请允许我一一带过。

  第一合区的服战跟三国孤狐打的火热,激情四射,在福建区我那会儿还是一个无名小卒,差不多在合区前我化力猛了,我记得很清楚是100级的时候化的。

  狐国以三国猎狐,我欲逆天,骁勇善战之将数不胜数,蜀国整体虽弱,然双塔炼精铁于刀刃上,实力不容小觑,蜀国鹰天,厚而稳重,观其名,知其盛。

  随心所欲~

  八路

  — 蓝月季

  蜀 有八路,鹰团,雪域,蜀汉四大主力军团,更有众多仁人义士,慷慨激昂,仗剑卫国保家。而我蜀人多而不聚,强而不精,常于虎穴之中而纳垢,虽精兵三千,怎奈黄首苍髯过众,彼此或有私心,使我蜀未能放步前行,虎兕出于匣,圭玉毁于椟中,祸起萧墙之内耳。垂垂休矣之际,更有邺城太守入狐国之变,狐蜀不两立。

  随着服战的没落,慢慢的我们三都奔去参加八路了,那会儿东哥总说八路是他的偶像这时的163等大人物也离去,东哥,老鹰等一一离去,留下兔子 小刀在支撑着,不知道是团的名气还是啥原因,团里突然冒起一个无敌枭雄的人物,起初不为人所知,慢慢的名震江湖,由于其他原因跟他深交很浅,性格不详,为人豪爽。慢慢的在八路的后163时期我也认识了很多好朋友,蓝月季,猛将,开始是一个哨兵,后面慢慢玩玩的也慢慢的成长一名中等投资的玩家,之后我游戏主要的之交朋友,还有..1..、力猛爱杀王,为人低调。在我刚进福建区的时候..1..牛的很,猛将的偶像。后来慢慢的专门杀王国战也不爱玩猛将了。东邪吸毒,猛将,后面巨神时期玩了随心所遇,在后八路的事情还不是很深交,直到八路的没落,小刀离开,由我接手帝刀霸号后慢慢深交认识,11年的之交。可以说是好朋友吧,我这么说不知道他认不认同,还有上面的默默,LI等好友啊。随着一批又一批的八路的倒下,八路是再也消逝在我们福建区的视野了,但是不管八路的你们现在玩不玩,谢谢你们给我带来人生最有趣的回忆,在无聊的现实生活里品味完了偶尔品味游戏的乐趣还是有点儿意思的。

  几经周转,八路的人都在我们的召唤下集合了,还认识了一个叫极速反女的家伙,这家伙跟我一样天天没事就跑比武场,后来不打不相识,终于一起玩到一块去了,后来在随心所欲和无敌枭雄等人的倡导下建立过几个团最终失败告终,最后他们有的去了馒头哪儿有的去名将,不管去哪儿曾经我们还是战友,虽然国战是敌人,战后还是朋友,人各有志就是说的这一出。慢慢的由于贪破的盛行,我慢慢的玩出了点儿名堂(这么说不知道会不会给你们笑死,你也算玩了点名堂。嘲笑我吧!我可以接受),找过其他团寻求合作,但是都是失败告终,最后随心所欲(老毒)以下都叫他老毒,因为八路时代就这么叫的,叫我们回去跟他一块玩玩就好,不求专属城市,刷刷人,我想了想就把原来一起的人都带过去了 不去的就去其他团了,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就让他散了吧!重新开始新的历程!

  很快又到合区了,之前的实力服务器转移去免费区然后我们跟虎白的合区了,这区高手众多,人员多,战斗力强悍,虽然服战有胜有负,但是未尽全力。

  聪明人尤其会避免风头和快人快语的毛病,聪明人有时候把光芒让给人,大智若愚,装笨。

  最后服战时期后,我就回到老毒的团了。没有几个人儿,国战就三三两两,我们没啥要求就是刷刷人,打小城。

  服战之后以天宫一号团刷人最厉害。直到现在也是,之后很久一段时间我都是跟着老毒走,很多时候我都在公众场合中表明我充其量是一个冲锋手,老毒是我大哥!事实上我一直是当他我是大哥一样尊重!后面我也认识了一个名人方程无解,哈。原来之前他就认识我的,只是不知道是那个。

  后来一个月左右,他跟我说:“月夜我们自己找几个人组一队伍玩吧”

  我说:“好,你去哪儿我去那”

  这就有了不朽团的出现,

  但是无奈双拳难敌四手,人少始终是给人多的欺负的!一直到不朽之前我都是玩力猛,国战黄龙贪破降龙虽杀敌无数,然而却无寸土之攻,有时候美好的东西玩多了就觉得他不怎么样了,虽然现在很多猛将追求贪破,当他们得到以后玩上一个月就觉得其实贪破也不怎么样儿,在如今方士盛行,神户钢护高的时代,传统意义的猛将已经没有什么可玩的了!

  加上玩的多了,也不想这样一直玩,有点儿改行的冲动,加上方程无解为了配合老毒的军化了蚀月豪,我就想干脆我牺牲吧我化罗刹去,然后方程我全力支持,老毒的拍手叫好,其他人表示不反对,那我就开始了罗刹之路。

  由于化了罗刹很多属性防都要换,武器装备都换了。重新投入研究。全新的开始,什么都不懂,可以说是摸着鼻子过河,装备都是随便搞了的还没有去加持,要研究穿什么样的内衣啦,盾牌啦,属性防怎么搭配!忙这个就研究了两个星期,然后才是研究输出的问题,开始搞仙弱护腕 搞了个55弱的,武器还是23的星芒,然后还要琢磨什么魂好(罗刹猛将没有武将技)主要靠武魂的技能。最后想到了刘邦。之后队伍组建完毕,在这过程中方程无解啦了杀剑的八卦方来一起玩,我也在这时候认识了杀剑。还有一直跟我玩的蓝月季的方,外加合区认识的子龙猛将(这货每次顶吕布)我们心想他这么帅敌人估计都找他打。这样的队伍投入了战斗,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两个八卦的输出外加一个蚀月豪一个怒雷军和我一个罗刹猛将,再加上一个吕布作为突击手,我们攻坚攻城,成为国战的一把尖刀。但是对比天宫一号虽然有胜负,但是我们深知还是处于下风。

  之后就是最近了,由于本人工作关系离开一段时间,方程无解因为YOYO各种活动而心灰意冷的离开,老毒因为工作关系(其实他挺忙的)蓝月季的学习原因,都一一难以取舍的离开了,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知道游戏始终是游戏,现实的事情是最重要的,等有一天你们各自的原因解决了,或者是有兴趣继续三国的路,我非常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合作!虽然是游戏。也有难以忘怀的时刻!

  在离开的一段时间我都一直琢磨罗刹猛将怎么玩才有输出!瞬伤!最后我想过了一个不知道好不好的玩法。

  就是带射弱护腕,外加顶曹丕(曹丕技能有射属性伤)国战用曹丕加连击弩炮符,铁骑突破贪破乱石!这个理论不知道可行否。在此请各位大神指教,乱石把他当作军的狂雷使(当然速度比狂雷快),在这个理论的基础上,我还没怎么去实践。估计下个星期就知道能否落实在国战战场中,如果可以也算是猛将一个出路,在如今的疯狂时期,YOYO的疯狂活动下世界都乱了。猛将还不变通,将会被淘汰,本人不希望看到国战就方对攻放八卦或者相互秒杀

  游戏始终是游戏,后来有人总这么跟我说,再后来,我也总这么跟别人说,再再后来,也许别人也会跟别人的别人这么说!。

  人生聚散离合就像喝口水一样平常,感性的人留下几滴眼泪,理性的人沉重的挥挥手。--摘自《桑狼语录》

  很久以后的一天想想,其实能有几个一起出生入死、不离不弃的朋友,已然是一大幸事,人生若此,夫复何求?

  人生如此,游戏亦如此

  人生如戏

  原谅我三国红尘的颠倒

  实在是逼于无奈!

  黑暗无边,我飘飘下沉,人间歌声悠扬,远方人语隐隐,有人哭,有人笑,

  一个声音絮絮而言:三国已经老了,我们还如此疯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