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将-夜踢寡妇门!

  写了很久的东西,今天清理电脑时才发现,估计也就寡妇的能看懂了。

  我不知道像我这么斯文的人,居然会加入了这样一个组织,我想我肯定是被诱拐的。虽说之前当过杀手,但也是在乱世结义过几个兄弟,现在居然掉进了饿狼窝,真是天理不彰。

  要想在组织里混出个名声其实也容易,这行当,不要说学孔明拿把扇子似模似样招几下,就是你掀起衣服露出油光发亮块块绽出的猪肉、或是牵着几条狼狗飞舞着几把菜刀,哪怕披上翅膀不像天使像鸟人,照样引来一阵阵喝彩。

  汉中汉家发祥地

  虽说我胆小,每回跟着你们出去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总要喝点葡萄酒壮胆,但你们也不能拿酒灌吧,万一哪回逃跑时酒气一来就晕了,可不要怪我把尔等供出来哦。看来酒还是先留给那些小娘子吧。

  旦逢乱世,十室九空,更别说碰上寡妇村了,就算撞上,等我拖着四只慢慢吞吞的绿龟上来时,满地尽只有群狼过后留下点点碎布。所以理论上我还是清白的。

  饥渴久了,总会有人更想冒险。

  不知道哪冒出个声音,那为什么不去城里?

  大叔咆哮道:“我们是有组织有道德有人性的,你以为都是当官的,城里那些幼女也上?再有哪个SB做这活,我T爆他鸟蛋!”

  音符道:“哎呀,难得见大叔上来啊!”

  小韩一脸嫉妒样,道:“人家在丽春院后面有两座大宅子、三辆大马车,美女都投怀送抱了,哪还用像我们起早摸黑、风餐宿露的。”

  守:“我要向大叔学习”

  无精:“对”

  大叔:“SB”

  我:“…….”

  守:“姐夫,搞几个了”

  老K:“吗的,半个小时才19个,想当年……”

  我:“守,你还有姐姐没,这小舅子哪去找啊!”

  老K:“他MM天天拉我去筑仙”

  我:“我想他肯定成仙了”

  老K:“怎么说”

  我:“由他哥哥变成了他MM,肯定成功了,第二个段王爷(东成西就)”

  突然天空中无数道旋转的飓风在不同的方位、不同的地方缠转成有形有色的巨龙,缕缕紫色霞光从云层 缝隙中透射出来,照在地上凸现出一条大字。

  “典韦-他哥哥:收+20公分长的枪!”

  “朴咚、朴咚!”全是众人倒地的声音。

  干这事总是很耗体力的,为了行动方便,大家把碍事的都扔了,当然包括粮草。在这荒山野岭,众狼搜寻着任何可以饱腹的东西。

  蛤蟆颤抖着,哭泣道:“我是益虫!”

  大伙偷偷把目光转向了油光满面的肉肉,肉肉感觉一股凉风迎面袭来,赶紧把身上那不到三寸的遮羞布紧紧了,道:“都5月份了还这么冷。咦,你们色眯眯地盯着我偷偷摸摸说什么,别这样,让人蛋疼的,有好事可不能少了我啊!”

  周局:“我的菜刀好像钝了,我去磨磨先。”

  小韩:“可惜荡B不在,不然火器不缺了。”

  柠檬:“我带了。”

  音符:“哎呀,木头太潮,要点引火物。”

  内裤把手伸向胯间一扯,道:“为了大家,我拼了,拿去吧!”音符眼泪花花道:“5555,你这才是我们组织乐于奉献的新青年啊,下半身的性福就这样没了。5555你全身上下只有这条内裤,下回拿什么做聘礼哦。”无精一把抢过内裤,大嚷:“最受不你们两个这么肉麻,我早饭都没吃,柠檬快点火!”“MALIMALI轰,风火雷电劈!”柠檬嘴里震震有词,只见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正中锅心,锅应声四分五裂。不好意思,技能太多了,柠檬一脸尴尬。小韩用手里的叉子拨了拨锅碎片,无奈道:“没锅怎么炖猪肉汤呢?”我一阵BS,道:“我们解放军没锅用铲煮鸡蛋,用头盔煮汤。”“对啊!”大伙像饿狼一样扑向老K,老K大喊:“你们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叫人了!”

  “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用!”

  多么经典的台词啊,我想。

  守B在一边看到他姐夫被人欺负,着急了,大声嚷道:“你们再欺负我姐夫,我告诉我姐!”没想到还在负隅顽抗的老K立刻崩溃,把头盔一摘,道:“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嘛,拿去!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无精把头盔一架,道:“柠檬,点火,用集火柱,不要再搞错了。”火很快烧起来了,水也开了。大家慢慢向猪肉围了过去,眼中放着绿光,就像刚赐开寡妇门一样。这时有人居然唱起了《木兰辞》,不过貌似这时候还没这首歌吧,不管了,有我这个穿越人士一切都可以解释。那人越唱越起劲,饿的肚子瞎叫的我冲上去就一脚,:“你吗个头,有完没完啊,完全不理别人受得了受不了,你再唱我一刀捅死你!前面的直接跳过,从磨刀霍霍开始。”

  猪肉:“等等,雅蠛蝶、雅蠛蝶,我真的不好吃,尝起来跟猪肉样,雅蠛蝶呀!”[/